返回
必威登录网址
分类

我想找到一位牧民

日期: 2020-04-21 22:53 浏览次数 : 76

甘肃日报记者 伏润之
此行采访任务的目的地,是祁连山。对于常驻河西走廊的记者而言,孕育良田万亩的“母亲山”就像身边一位熟悉的朋友,当你尝试讲出她更多故事时,突然觉得距离很远。因为我们从来都在远眺她,却从未深入地走进一条条沟壑,去看那一座座雪山。
从天祝县进山的一刻,我想找到一家历史悠久的企业,只有这样的企业才能真正勾画出祁连山究竟蕴藏着多么丰富的矿藏;我想找到一位牧民,只有他和他的牦牛才是这座大山的缩影;我更想找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,只有追溯岁月的痕迹才能还原翠柏绿杉的模样。
然而,这样的想法似乎并不现实。
在炭山岭镇,这里的矿山几乎全部关停退出,哪怕一块粉煤都未曾留下;在哈溪镇,所有的山羊牦牛都在实验区外觅食,保护区内绿树成荫;在双龙沟,我们找到了65岁的牧民马生福,他手指对面一条叫做尕屲屲的山沟说,“50年前那里没有几棵树,如今整个山头都绿了”。
辗转,我们来到祁连乡。据说,山里还有一家旅游企业。我想知道经营者的真实感受,是对限制开发有着一点点的惋惜,还是于利润大幅损失抱憾不已。
“不会!有人曾经建议我们将对面的山坡开发成滑雪场,被我们拒绝了。”拒绝的理由不是另有他用,而是不开发。“而且我们每年只经营半年时间,剩下的半年留给自然休养生息。”经营者的回答斩钉截铁。
当我看到祁连山东段一张张生态环境整改前后对比图时,才深刻体会到武威市提出“生态优先,绿色发展”总体思路的深远含义。面对如今郁郁葱葱的祁连山,快与慢、加与减、破与立、当下与长远的考题其实并不难回答。